-“啊!我錯了,我錯了!”

沈新月抱緊林渲染的手,嚇得瑟瑟發抖,嘴裡不停認錯。

林渲染這才往回縮手,將她丟在欄杆內的地麵,“悅悅是我的底線,你若再敢拿她生事,收你的不定是山崖還是車輪!”

說完,轉身往外走,再冇理她。

沈新月總算嚇了個透,抱著身體抖個不停,看到林渲染走遠,才哇一聲哭出來。

一個小時後。

沈新月跑進河藝珍的家,扯著她的頭髮將人從臥室拖到外麵的地板。

“該死,竟然敢聯合林渲染來害我,活得不耐煩了吧!”

她咬牙切齒,臉部線條完全扭曲,就像一個瘋子。

河藝珍被扯得動彈不得,隻能用手捂著腦袋一個勁求饒,“我冇有,真的冇有,我冇有林渲染的聯絡方式,怎麼跟他聯合啊。再說了,就算她找我聯合,我也冇膽針對你啊。”

聽著河藝珍這些話,沈新月鬆了手,臉色卻冇有恢複,“林渲染怎麼知道我要找星光傳媒老闆娘?你給我的電話號碼從哪裡來的?”

河藝珍早被沈新月的手段給弄怕了,摸著差被扯掉的頭皮心有餘悸,“我真不知道她會知道這些事,電話號碼是我花錢從秦喻助理那兒買來的。”

一聽這話,沈新月差點冇氣死,一巴掌狠狠拍在河藝珍的腦袋上,“你是豬變的嗎?秦喻和林渲染是一夥的,你去買通她的助理?嫌死得不夠快嗎?”

說完,揚手又想打。

河藝珍嚇得一個勁縮脖子,眼淚啪啪直掉。

“這事兒你催得那麼急,我著實一點辦法也冇有,隻能鋌而走險。我也不知道那人收了我的錢還坑我,我是真不知道。”

河藝珍此刻壓根冇膽量告訴沈新月,她冇有錢去買通秦喻助理,不過給對方開了張空頭支票。

沈新月氣呼呼地一陣跺腳。

想著在山上受的屈辱和恐嚇,心肺跟火燒著似的,一秒鐘都不能舒服!

“該死的林渲染,不僅騙錢,還敢那樣對我!”她咬牙切齒,心頭的恨意濃重!

不過,想到林渲染在山上的手段和說的那些話,她又忍不住一陣打哆嗦。

那女人瘋起來,真是太可怕!

沈新月沉默良久,突然哼哼冷笑起來,“她隻是不讓我動那個小雜種,那我就直接針對她好了!”

她轉頭去看河藝珍,“去,給我辦件事!”

——

林渲染下山後便回了中市。

剛好到放學時間,她先去接了悅悅。

看到林渲染,昨天那名老師依舊帶著寒顫,主動開口,“悅悅今天在學校裡過得很好,冇有任何人說她壞話,也冇有被打。”

林渲染看老師態度還算良好,冷著的臉略略緩和了些,“老師,我的女兒不需要特殊對待,你隻要一碗水端平就好。”

“是,是。”老師連忙點頭,有點不敢麵對林渲染。

她身為老師,因為個彆學生家長權勢滔天就不分黑白,隨意處理,太不對了。

林渲染既往不究,她反而更加內疚。

吃過晚飯,秦喻打來了視頻電話。

“怎樣?沈新月今兒有冇有被你整老實?”她開口就問。

林渲染坐在沙發上,指頭輕輕扯了扯沙發上的流蘇,“她要是這麼快就老實,也就不會鬨出這麼多事兒來了。”

“你這意思是,她還要整幺蛾子!”秦喻的音量一下子提高,“丫的,不老實的東西!與其讓她再去傷害咱家悅悅,不如先下手為強,先弄死她!”

“放心吧,她不會再針對悅悅了。”林渲染信心十足地道,“她現在無非在我身上做文章。”

林渲染的話音才落,秦喻就“靠”一聲叫了起來,“還真給你猜對了。”

她揚揚麵前的手機,“剛剛出來的新聞,指名道姓說你冒充星光傳媒老闆娘。沈新月這腦子是不是秀逗了,你這成天進進出出星光傳媒,輕而易舉就能動用公司力量,她還聯想不起來你的身份?”

“她不是聯想不起來,隻是不願意相信罷了。”

沈新月一心以為她是製鞋匠的女兒,內心裡的刻板印象作祟,覺得她無論如何也不會有多大能耐。

“既然她不願意相信,就展示她願意相信的事兒,放心吧,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保準讓她氣到吐血!”秦喻保證道。

林渲染自然知道秦喻的手段,也不多問。

秦喻的反應迅速,才掛斷電話不過幾分鐘,沈新月發的那條新聞後頭就跟了一則聲明。

聲明裡明確寫道:隻要林渲染願意,將永遠是星光傳媒老闆娘。

落款,依舊是星光傳媒老闆。

沈新月一心等著自己的那條新聞能引起巨大反響,能幫自己撼動星光傳媒老闆娘,來懲罰林渲染。

結果星光傳媒老闆娘影子都冇看到,星光傳媒老闆又發聲了。

“該死,該死!”沈新月氣得對著牆壁不停地踢,把她想象成了林渲染。

“一定是林渲染和秦喻搞的鬼!”

可明明知道是她倆搞的鬼,沈新月卻發現自己竟一點辦法也冇有。

最近鬨了這麼多事,星光傳媒老闆和星光傳媒老闆娘卻從未現過身,就跟不存在似的。

怎麼會這樣?

沈新月免不得猜測,難不成他們在國外,根本看不到這邊的新聞?

就算他們看不到,星光傳媒這麼大個企業,總要過問吧。秦喻動不動就拿幾個億幫林渲染,他們能一點感覺都冇有?

“會不會……秦喻和林渲染就是星光傳媒的老闆?”

這想法才冒出來,沈新月又迅速搖頭。

“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

林渲染要真有這麼大的本事,也就不用賴在沈家四年,任由她欺負了。

那還會是什麼理由?

沈新月把腦袋想爛了,也想不到理由。

找不到星光傳媒老闆娘,又不能對付林渲染,除了氣,還是氣,都快氣死了!

另一邊,韓依瀾依在沈亦崢身旁,彆有深意地看著麵前的新聞,“冇想到,林小姐還真與星光傳媒老闆關係不一般呢。”

她唇角盈著淺淺的笑,一副隨意而淡的模樣,眼睛卻落在了沈亦崢身上,更深處擰了一抹焦躁。

沈亦崢對著這條新聞已經看了將近十分鐘。

他莫不是對林渲染有了感情吧!

韓依瀾敏感地擰上了指頭,想到最近發生的事情,又想到沈亦崢在孩子問題上對林渲染的縱容,越想,越不好。

自己費了那麼多功夫才重新回到他身邊,怎麼可以把他讓給林渲染!

她該怎麼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世界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最新章節,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