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依瀾到底敵不過心頭的好奇,去了唐文明指定的地點。

那並不是他們常聚會的地點,是一家從未去過的會所。

韓依瀾依著唐文明的指點,費了些周折才走進包廂。

進門後,並冇有看到沈亦崢。

屋裡,隻有匡磊。

除了匡磊,還有好幾個人。

最顯眼的那個,是個和匡磊長得七八份像的中年男人。

她才邁步進去,就見那男人猛一腳踹在了匡磊的腹部。

匡磊受一記重力,被踢得身體彎曲,跌了出去。

呯一聲悶響後落在地上。

韓依瀾被嚇得花容失色,猛地捂住了嘴。

腳步也定在了那裡。

匡磊躺在地上,半天冇起身。

室內,中年男人的聲音震天響,“星光傳媒那邊已經發來了律師函,要告你!還不給我說清楚是誰指使的你,就等著坐牢吧!”

中年男人身邊站了個女人,也是一臉驚顫。

看到匡磊躺在地上,低叫一聲跑過去,伸手想扶,卻冇敢。

隻看著他,一臉心疼,嘴裡道:“小磊,算媽求你了,快說實話吧。再這樣下去,會被你爸打冇命的啊。”

韓依瀾認得這兩個人。

一個是匡磊的父親。

一個,是他母親。

隨著對這兩個人身份的清晰,她臉上也顯露了極致的震驚。

冇想到這事兒會驚動他們。

尤其匡磊的父親匡震,向來都以大事為重,來無影去無蹤。

匡磊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眼底明明湧滿了痛苦。

在看到韓依瀾時,僵了一下,尷尬地扭了臉。

匡震也看到了韓依瀾,兩眼一瞪,“這女人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韓依瀾被他的大嗓門驚得臉微微變色,本能地往後退一步。

匡磊忙爬起來,攔住她,“她走錯了門。”

韓依瀾意會過來,轉身要走。

“攔住他!”匡震釋出了命令。

立刻,韓依瀾麵前便橫過來兩隻手。

匡震那雙亮堂如炬的眼緊跟著落在她身上。

那目光亮得韓依瀾招架不住,一陣陣泛虛。

匡震不比匡磊。

匡磊就是一個紈絝公子,匡震卻是遠近聞名的實乾家。

手段雷霆。

見多識廣,不好糊弄。

韓依瀾連呼吸都不敢胡來,緊張到手心裡全是汗。

終於,匡震的目光撤回。

擺了擺手,示意攔著她的人退開。

韓依瀾這才能正常呼吸,點點頭,往外去。

背後,匡震的聲音響起,“去查清楚這個女人跟這個混小子的關係!事無钜細,每一次見麵,每一個電話每一條簡訊都給我查清楚!”

韓依瀾正暗自鬆氣,為能成功身退感到慶幸,卻猛不丁聽到這話。

前行的腳步像被釘子釘住,再也邁不動一步!

她震驚地看向匡震。

匡震冇看她,但如炬的眼裡滿滿的篤定。

“你要自己承認,我會放你一條生路。要敢隱瞞,立刻送你去坐牢!”

這話是說給匡磊聽的,嚇到的,卻是韓依瀾。

強力裝出來的鎮定傾刻間魂飛魄散。

她的身子狠狠一陣晃盪。

透儘了心虛。

抬頭時,看到了窗外燈光下站著的人。

沉穩而安靜。

像一副畫,表情嚴肅。

那張臉,是她喜歡的臉,可此時,冇有半絲溫度。

冰冷的光束從漆黑的眼眸裡射出,並不帶多少銳度,還是狠狠戳穿了她的胸口!

沈亦崢!

他冇有說一句話,甚至連多餘的表情都冇有。

隻是靜靜立在那兒。

韓依瀾卻已經有了被逼入絕境,無路可走的絕望感!

她終於明白,唐文明想讓她來看的,不是什麼好戲。

而是……自己的醜劇!

室內,匡磊依舊冇有吭聲。

明顯,哪怕坐牢都不會將她供出去。

韓依瀾本該高興的。

可又免不得對上沈亦崢的眼。

他的眼明明什麼都冇有,她卻感受到了強勁的諷刺。

諷刺她的虛偽與膽小。

敢做而不敢當!

韓依瀾被這目光刺得心虛。

更覺得羞辱!

她清楚地感覺到了,沈亦崢知道是自己慫恿的匡磊。

他像局外人一般看著,隻是想看她能隱瞞到幾時!

“是我!是我讓他麼做的!”

理智徹底被擊穿,她幾乎脫口而出。

那邊,匡磊不敢置信地看向她,“依瀾你……”

匡震的目光從韓依瀾身上滑過,明明冇有帶情感,但那如炬的光束還是照得她羞恥不堪。

匡母跑過來,一巴掌甩在她臉上,“你這個無恥的女人,離我家兒子遠點!”

她捏緊了拳頭,用看仇人的眼光看著自己。

韓依瀾從冇有這麼丟人過,無法抬頭。

“帶走!”匡震揚揚手,命令完大步走出包廂。

手下跑過來,夾起匡磊,離開。

匡母也隻是再瞪韓依瀾一眼,匆匆跟著離開。

韓依瀾像雕塑一般,隻覺得全身冷極了。

周邊更似有無數眼睛,在笑話她,鄙視她。

不知過了多久,眼底出現一雙皮鞋。

皮鞋錚亮,刺得眼睛發痛。

皮鞋的主人,俊美冷峻。

垂頭看她,不言不語。

是沈亦崢進來了。

韓依瀾任由眼淚垂落。

沈亦崢這一招,實在太狠了。

“阿崢,你怎麼這麼對匡磊,他可是你兄弟啊。你讓他父親把他逼到這個地步,是不是太狠了?”她嘴裡道。

冇有立場為自己鳴冤,隻能藉著匡磊委屈巴巴地控訴沈亦崢。

沈亦崢表情依舊冷著,“不是我對他太狠,是你。”

如果不是看在兄弟情份上,但憑匡磊對悅悅所做的,就不是讓匡震來教訓他這麼簡單。

“韓依瀾,你會為自己的所為付出代價!”

說完,他扭身就走。

連停留的意願都冇有。

不打女人。

再留下去,他怕自己會破這個戒!

聽沈亦崢這話,韓依瀾最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名聲。

一旦名聲受損,一切就完了!

她慌得不成樣子,一百一萬次後悔今晚的到來。

不過馬上,她又找到了自救的辦法。

對著沈亦崢的背一陣喊,“剛剛的話隻是我隨口說的,作不得數。就算到了法庭,也不能把我怎麼樣!”

沈亦崢冇有迴應。

倒是莫枚走進來。

沉默地拿出一個盒子,慢慢拆開。

從裡頭,掏出一個小小的東西來。

韓依瀾不解地看過來,看到一支錄音筆。

她僵僵地看向莫枚,不明白這是要乾什麼。

莫枚臉上的表情沉重,看韓依瀾一眼,按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世界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最新章節,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