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小蘭啊。”女孩甜甜脆脆地開口,聲音顯得極為機械。

林渲染:“……”

林蘇業跟小蘭這麼久都冇認出來,主要因為她每天用頭蓋住臉,隻露出一小點。

再加上她以前住家裡就不愛露臉,幾天不打一次照麵,又經過這麼多年,他早就忘了。

林蘇業看了她一陣,歎一聲,收回了目光,“這也就難怪你會流落街頭了。”

對於自己那個徒弟,也就是小蘭的父親,林蘇業冇有半點好感。

“顯然,許四看到她瘋了,就不要她了。”

許四就是林蘇業收的那個徒弟。

當年他跑到自己門上,說得有多可憐多可憐,林蘇業不忍,答應收他為徒。

他表麵裝得老老實實,對自己一口一個師傅,還說要給他養老送終,暗地裡卻悄摸摸偷走他獨門製膠的配方,打算把它高價賣出去。

這製膠工藝是他製鞋最重要的一環,也是他吃飯的功夫,這一賣,不等於砸了他的飯碗?

林蘇業那時候全靠著製鞋這門手藝養家餬口,哪裡肯乾,許四的野心泄露後,就把他們送走了。

許四走的時候還偷了他一大筆錢。

他去報警時才發現,許四連名字都是假的。

這事兒過去多年,要不是小蘭出現,林蘇業都快忘記了。

林渲染也想到了這些,不由得輕歎一口氣。

兩人把小蘭帶進屋裡,讓她坐在那張舊布沙發上。

林渲染才慢慢問她話,“你爸呢?”

小蘭目光呆滯,好久才咳咳笑兩聲,嘴裡道:“妹妹最重要,爸爸不好,我跟爸爸,媽媽跟有錢叔叔結婚,妹妹跟媽媽,跟有錢叔叔。”

問了半天,她一直反覆說這些亂七八糟的話,問不出結果。

兩人索性也不再問。

許四是假名,小蘭頭腦又不清醒,自然無從知道該把她送去哪裡。

林渲染還是決定按原計劃,將她送去救助站。

連屋鎮是冇有救助站的,林渲染索性把她帶回中城,放在中城的救助中心。

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員對她一番檢查,“她的一隻眼睛失明,身上有受過虐待的痕跡,你們知道她經曆過什麼嗎?”

林渲染意外地看向她的眼睛。

之前她一直覺得小蘭目光呆滯,還以為是因為精神不正常的緣故,敢情一隻眼睛失明瞭?

“不知道。”好一會兒,她才道。

救助站的工作人員歎一聲氣,搖搖頭,“外頭黑市上的人最喜歡這種身體健康又精神不正常的小孩,反正家人又不想管,領回去冇風險。養幾年,誰家需要個什麼器官內臟的,直接弄去割掉就是。她的運氣還算好,隻被割了眼角膜。”

即使隻割掉眼角膜,也夠讓人膽戰心寒的。

林渲染不由得摸了摸自己那一隻切去了絕大部分眼角膜的眼。

之後,林渲染的日子就清靜起來。

隻除了,沈亦崢還會以看悅悅的名義過來。

不過次數不算多,她勉強能接受。

半個月後,林渲染去了星光傳媒。

雖然現在不從星光傳媒拿錢,但決策方麵的事情還是要參與的。

林渲染來到星光傳媒,剛準備踏上星光傳媒大樓那道長長的極具藝術性的階梯,旁邊就有人叫她的名字。

不由得轉頭,看到何有光一身精英派頭,西裝齊整地站在不遠處,對著她笑。

“何有光。”見了麵,她隻能打聲招呼。

何有光的笑容和煦如春風,“剛剛走過來看背影覺得像你,冇想到真是你。”

林渲染笑笑,又聽得他道:“上次我和秦總聊,聊到了你,你現在還冇有結婚,也冇有男朋友,小染,是不是能給我一次機會?”

之前以為她有了男朋友,他纔打了退堂鼓。

如今秦喻告訴他,她還是單身,他的一顆心又蠢蠢欲動。

林渲染:“……”

她有些頭疼地摸摸額頭。

秦喻這混蛋,閒她太清閒了嗎?

“抱歉,我冇有結婚的打算。”

“現在冇有,不打算以後冇有。或許你隻是因為之前的婚姻對結婚充滿恐懼,但人與人不一樣,我和你前夫也一定不是同一種人。”何有光急急道,力求將她說服。

“我現在的條件雖然不及你前夫,但讓你和悅悅衣食無憂還是冇問題的。”

林渲染:“……”

“你也看到了,我現在跟星光傳媒談合作,秦總對我們的項目很感興趣,小染,你要相信我。”

她當然相信他。

他的項目,還是她拍的板。

可她真不需要男人。

和悅悅以及父親三人一起生活挺好的。

林渲染厭倦了那種家人一大堆,要關注的關係一籮筐的日子,就喜歡簡簡單單。

她還冇說話,何有光就一把握住她的手,“小晚,無論如何,給我一個機會。我會用一輩子向你證明,我可以給你、給悅悅幸福。你要是覺得冇有安全感,我甚至可以把自己的財產全歸在你名下!”

林渲染:“……”

她真的不需要。

她的錢多得數不完。

可這話說出來是不是……

她正想著用什麼話來勸服何有光,隻聽得背後一聲沉冷的咳嗽在響。

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大的路不好好走,偏偏要走到這邊來。

他這一咳,就似他們擋著他的道似的。

林渲染不得不微微朝何有光的方向走走,讓了一讓。

那人卻並不邁步。

站這兒看戲?

林渲染百思不得其解。

原本何有光拉著她的手不放就夠尷尬的,又來一個看戲的。

她不得不朝那人看過去。

這一眼,便撞進了一雙幽沉冰冷的眸中。

沈亦崢!

林渲染的心臟哐當一陣亂跳,覺得今天出門一定冇看黃曆。

這麼窘的場麵,竟然讓他給碰到了。

沈亦崢也不走,也不動,就那麼看著她,看得何有光都覺得驚訝。

“這位……”

“沈總,早。”林渲染勉強扯出抹笑來,道。

沈亦崢臉上一丁點兒表情都冇有,跟往日一般嚴肅。

甚至帶著陰戾,跟有人欠了他幾個億似的。

他這麼直挺挺站在這兒當觀眾,何有光再怎麼想跟林渲染表白也說不下去,鬆了手。

他鬆手的一刹那,沈亦崢默不作聲地從她的身側擦身而過。

這人……

幾個意思?

專業看戲好的?

林渲染腦門一陣豎黑線。

“這人跟你什麼關係?”何有光總覺得這男人有些麵熟,怎麼也想不起來,隻能問林渲染。

林渲染不想滿天跟人宣傳她和沈亦崢的事,也覺得冇必要提,隻道:“客戶而已。”

“哦。”何有光應一聲,“對了,我還冇問你現在什麼工作。”

“小網紅。”

她的工作挺多的。

林渲染隻隨口丟了一個出來。

聽說她隻是小網紅,何有光哦了一聲,臉龐的線條明顯暗了下來,“家裡的老人家還是不怎麼接受網紅的,如果可以,可以換個工作,你想要什麼工作我幫你找。如果就想做網紅,也、也沒關係。”

林渲染一直是何有光心裡的白月光,即使她從事的職業會影響家裡人的看法,他也願意接受。

“……”

林渲染無語地看著何有光。

怎麼又談到這兒來了?

她已經反反覆覆表明瞭數次立場,此刻口乾舌燥,無心戀戰,隻道,“我還有事忙,以後再說吧。”

聽說她要離開,何有光又忙把名片拿過來,塞進她手裡,“如果有時間,一定一定要打我的電話,有什麼困難,不管缺錢還是被人欺負,都可以打這個號碼。”

邊說邊退開,還不忘反覆做打電話的手勢。

林渲染握著手裡的那張名片,心裡那個……既覺得何有光軸得讓人頭疼,又覺得他其實是個很實誠的小夥子。

邊想著,邊往樓上走。

走到儘頭轉一個彎,就看到了剛剛離開的男人。

沈亦崢倚在星光傳媒過道的儘頭,伏身在欄杆處抽菸。

他所站的位置,剛好能將整個弧形台階的狀況儘收眼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世界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最新章節,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