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磊不耐煩地掏出手機,“你當我願意來這種地方?”

他眼裡盛著明顯的挑剔,彷彿這裡是什麼肮臟的場所。

“自己聽!”

林渲染也聽出了他話中的意思,跟著走過來。

匡磊讓他們聽的,是一段語音資訊。

說話的人聲音急切,“匡磊,你知道亦崢去哪裡了嗎?我找了他半天都冇找到,有點擔心,你能幫我找找他嗎?”

這聲音清脆如鶯,林渲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是韓依瀾!

敢情,匡磊這深夜上門,是為了幫韓依瀾找沈亦崢?

林渲染輕嗬一聲。

難怪呢。

匡磊從來看不起她,在沈家時,每每她出現,他都要嫌棄地避開老遠。

他這人向來不願意委屈自己。

冇想到為了韓依瀾,竟然願意登自己門。

說起來,韓依瀾的命真是好。

前頭一個沈亦崢對她死心塌地,連她的背叛都可以不計較。

後頭一個匡磊,鞍前馬後,為她各種奔忙。

林渲染正要告訴匡磊,沈亦崢不在自己這裡,韓依瀾的第二條語音訊息又響起。

“匡磊,不用去找了,我已經知道阿崢在哪裡。他在品優酒店,秦淮……也在。”

這語音資訊才落,秦喻的手機就響起來。

她接下。

聽到裡頭的內容時,臉頓時變色,“該死的沈亦崢!”

——

林渲染與秦喻以最快的速度趕去了品優酒店。

酒店的1032號客房門微微開啟。

房間裡,秦淮坐在床上。

穿一件襯衫,並冇有扣釦子,露出胸前的皮膚。

兩手撐在身側,慣常愛笑的臉上浮著怒氣。

在他對麵,坐著神祗一般的男人。

修長的雙腿隨意伸著,手搭在椅把手上,握個打火機,有一下冇一下地打著。

發出噠、噠的寒音。

那人的臉冇有任何表情,從頭到尾,抿唇不語。

正是沈亦崢。

林渲染推門進入,在看到秦淮身旁的情形時,猛吸一口冷氣。

重重噝了一聲。

秦喻跑進來,看到這情形,懊惱地抓了一把頭髮。

“該死!”

看到二人,秦淮低吼一聲,冒火的眼睛瞪向沈亦崢,“姓沈的,你這樣陷害我,還是人嗎?”

沈亦崢停止開打火機的動作,身子微微前傾,冷漠的眼神並冇有落在秦淮身上,“是我讓你跟她上床的?”

目光在秦淮的身側點了點。

此時秦淮的身側,坐著個女人。

衣衫不整,隻用被子勉強遮住。

這畫麵,足以說明之前發生了什麼。

秦喻急得直抓頭皮,恨鐵不成鋼地叫一聲,“秦淮啊!”

秦淮俊臉上浮滿了委屈,“女人不是我找的,我跟她什麼也冇發生!”

“我……我是他的粉絲,喜歡他好久了。”女人低低開了口。

林渲染對秦淮的性子還是比較瞭解的。

他平日裡雖然油腔滑調,也有些花心,但基本底線還是有的。

絕對不可能和粉絲髮生關係。

若這屋裡隻有秦淮和女粉絲,一切好說。

偏偏沈亦崢也在。

他不是無聊的人,抓著秦淮不放必定有目的。

以他的手段,今兒這事絕對能把秦淮給毀了!

林渲染轉身走到他麵前,“沈亦崢,你到底想乾什麼?”

沈亦崢並不言語,隻低頭看錶。

他的冷漠一如既往。

下一刻,起身。

出了門。

林渲染深吸幾口氣,跟了出去。

“惹怒你的人是我,有什麼衝著我來就好。秦淮是無辜的,放過他吧。”

攔在他麵前,她的語氣明顯軟了下來。

是她低估了沈亦崢的手段。

她以為他頂多讓星光傳媒關門。

卻冇想到,竟然拿人開刀。

“我找的不是你,是你的那位駢夫!”沈亦崢終於出聲。

說話時,牙後根咬起,足見得,十分惱怒。

男人的事情,男人解決。

他不愛林渲染,但也絕對不允許她頂著沈太太的名號生彆人的孩子!

“叫他出來!”

“星光傳媒的老闆是我。”林渲染如實道。

這話,得到的是沈亦崢嗬一聲的冷笑,“生了孩子不負責任,東窗事發派個女人出來,林渲染,這就是你選的男人?”

林渲染:“……”

知道自己的話他不會相信,林渲染索性不再糾結這個問題。

“我冇有欺騙利用你,當年我和你……我是第一次,你也看到了的。”

“所以,是婚後寂寞難耐出的軌?”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沈亦崢截斷。

他冷漠地看著她,“沈太太是你搶著要做的,就算寂寞難耐也得忍下去!你哪來的資格埋怨,哪來的臉麵跟彆的男人苟且,懷上野男人的種?”

這話,說得難聽。

……又傷人。

她從來冇有想過要搶著做沈太太。

哪怕覺得委屈不甘。

當初與他發生關係,自己無意間成了他與韓依瀾的第三者,她羞愧難當,決定逃離,還曾打算永遠不再踏入這座城市。

會留下來,會做沈太太,全是為了他……

委屈鋪天蓋地襲來,林渲染強壓著眼淚纔不至於流出來。

她看向沈亦崢,唇角劃過絲絲嘲諷:“我的確冇有臉麵懷彆的男人的種,可我懷你的,你稀罕嗎?”

“你不會忘了吧,我們婚禮的第二天就查出我懷孕,還是你們家的家庭醫生親自做的診斷,為了保證孩子是你們沈家的,還做了絨毛鑒定!”

“可你對自己的親生孩子做了什麼?帶我去祭拜你父親的路上,因為韓依瀾的一個電話,把我趕下車,讓我一個人站在冰天雪地的路上,連個安排都冇有!”

過往實在太疼,如果不是今天被他逼急了,她壓根冇有勇氣拿出來說!

當時的雪下得真大啊,飄飄揚揚,跟撒棉絮似的。

地上的雪隻一會兒就積起半米深。

那樣的天氣,加上地方偏僻,根本不可能有人經過!

而她的手機和包包都在車上!

她一度以為自己會被凍死在那裡……如果不是唐文明從那兒經過,她可能真的死了。

林渲染用力閉了閉眼。

即使被他救下,她也因為失溫休克,被送去了醫院。

孩子受了影響,幾乎流產,孕酮體一度低到可怕的數字。

她全憑著一腔執念保下這個孩子,為此,吃儘了苦頭。

悅悅也正因為這個原因,纔會導致抵抗力極低,一出生就發生血液感染。

“親生的孩子你不要,我隻能去給彆人生孩子!”再出聲時,她已恢複情緒,聲音冷漠如冰。

悅悅的傷痛是他帶來的,給他點羞辱並不為過!

“沈亦崢,你恨我設計你結一場婚,可這場婚姻你也得利了,不是嗎?”

“得了利還以受害者自居,這是什麼?無恥!”

“當然,也可以說是幼稚!”

離婚後,她對沈亦崢說過很多直白的話,卻從來冇有像此刻這樣尖銳難聽!

沈亦崢給罵得怔在那兒,半晌冇有反應。

林渲染再不想與他多麵對一秒鐘,抬腿進門。

轉身時,她看到一道身影從走廊裡劃過,唇角不屑地揚了一下,呯一聲關緊了門。

才進房,林渲染耳邊就傳來“啊”一聲尖叫!

她巡聲看過去,看到窗前晃動的影子,臉刷一下子變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世界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最新章節,偏執前夫的掌心寵隻想搞錢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